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亿百体育平台官网 行业资讯 蔬菜配送

一个民企老板十五年航空梦

发布时间:2024-03-30 来源:行业资讯

  编者按:民营经济是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生力军,是高水平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中国市场中生生不息的力量。本栏目聚焦高水平质量的发展中的中国民营经济和非公有制企业,从商道、商技、商机等多维度持续报道非公有制企业的创新实践和最佳案例,并以此营造正确认识、充分尊重、积极关心民营经济的良好社会氛围。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田国宝2023年12月末,寒流袭击之下,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气温骤降至零下20℃以下,黄河北岸、红旗大道以南,一片面积不小空地上,几栋未完工的建筑,在艳阳和白雪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年近古稀的杨庚寅看着眼前的一切,满脸不甘。

  杨庚寅原本是做煤炭运输生意,在上世纪80年代就赚到第一桶金,至今仍被朋友戏称“杨百万”。2008年一个偶然机会,他决心转战航空业,成立了包头众翔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翔航空”),在投入3亿元资金后,杨庚寅的航空梦戛然而止。

  “开始是没有土地指标,银行贷款落不下来;2012年土地指标下来了,资金链已经断了”,杨庚寅说,命运像是和他开了个玩笑,将他带进一个原本想都不敢想的领域,却又击碎了他的全部。

  但至今杨庚寅的航空梦仍未醒,十几年来,他一直通过种种努力试图盘活项目,找过央企,也找过港商,好几次差一点就成功了,合作协议都签署了,尽职调查也做完了,总是在关键的时刻发生意外而终止。

  杨庚寅测算过,盘活项目需要20亿元左右的启动资金,单凭他一己之力显然无能为力,“已经谈好了一些合作方,具体还在落实中”,杨庚寅说,虽然历经波折,但他的航空梦从未熄灭。

  一间不大的办公室被屏风隔成两段,屏风后是一张办公桌,上面堆放着各类材料,办公桌正对面是一个由茶几和椅子组成的小型会客厅,会客厅一侧是简易的文件柜,另一侧放着一张休息床。

  这是杨庚寅保留下来仅有的一间办公室,除了办公用品外,还能看到脸盆、毛巾、水桶等生活用品,办公桌旁边是一个有四张椅子的小型茶室。杨庚寅说,办公室没有暖气,提前几个小时就把空调打开了。

  进入办公室后,杨庚寅忙碌起来,从文件柜中搜出一沓沓文件材料,既有众翔航空的立项、可行性报告、商业评估等项目前期建设文件;也有诸多上下游合作方、投资人签署的意向合作协议。

  杨庚寅一边翻着材料,一边讲述着他的人生,每一份文件都是一个故事,也是他难以磨灭的记忆。“如果我的内心不够强大,可能早就从这个窗户跳下去了”,杨庚寅指着办公室的窗户笑着说。

  杨庚寅生于1955年,从事的第一份工作是派出所辅警,这也是他喜欢的一份职业。但是由于无法转正,1981年杨庚寅辞掉辅警工作开始做工程,做工程也让杨庚寅赚到人生第一桶金,1983年他已经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百万富翁”。

  工程生意一直持续到1995年,当时,神华集团需要将煤炭从煤矿运往电厂,由于成本比较高,一直找不到处理方法,杨庚寅看中机遇,承揽下这部分业务,他说,虽然神华自己做亏钱,但他每吨煤可以赚1元钱。

  杨庚寅说,他那时候比较勤快,脑袋也灵活,业务干得比较出色,开始不断获得新业务,慢慢地发展出来一个集煤炭储存、运输和销售为一体的业务,这些业务也让他赚得盆满钵满,成为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2008年,杨庚寅结识了一位美籍华人飞机教练员,教练员游说他转型通用航空,开始杨庚寅感觉自己就是个做煤炭运销生意的小老板,对航空一窍不通,这个有点“神圣”的行业离他太遥远,所以没有答应。

  但是对方并没放弃,而是带他去美国见了自己的老师,参观了美国通用航空产业。由于当时中国通用航空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市场几乎一片空白。这让杨庚寅意识到通用航空在国内巨大的商业前景。

  2008年,山西“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后,国内开启煤炭资源整合行动,杨庚寅的煤炭运销生意受一定的影响,这让他对通用航空行业更心动了。让他行动的不单单是航空业的“高大上”,他测算过,商业利益同样可观。

  2009年1月,众翔航空正式成立,杨庚控制下的包头市东海胜煤炭储运销售有限公司持股70%,美国阿鲁提鲁航空持股30%。阿鲁提鲁航空提供相关这类的产品和技术,众翔航空负责组装生产销售。

  2009年5月,包头众翔通用航空产业园项目在稀土高新区滨河新区破土动工,标志着杨庚寅的航空梦真正开始启动。对于杨庚寅来说,众翔航空项目不仅是他转型的关键一跃,也是他开启全新人生的钥匙。

  众翔通用航空产业园区分为轻型飞机制造、飞行员培训和通用航空技术研发三个部分,其中轻型飞机制造与美国阿鲁提鲁航空合作,飞行员培训学校由引路的美籍华人做校长,同时负责引进人才,而研发中心为后续备用项目。“这个是飞行员教学楼,这个是宿舍楼,这个是食堂”,在项目现场,杨庚寅一边指着未完工的框架一边介绍项目情况,十几年来,对于项目每一个细节,他仍然如数家珍。

  教学楼的后面一片空地较为平整,据杨庚寅介绍,这是规划中的飞机跑道。由于项目停工十多年,目前已隐没在一片荒草中。

  根据规划,飞行员培训学校占地957亩,飞机制造基地占地946亩,研发中心占地315亩。其中航空学院总建筑面积19.3万平方米,包括教学楼、实验楼、学生公寓、模拟机训练馆、教师公寓、行政办公及食堂、超市等配套。

  航空学院主要用来培训飞行员,按照3000名学员的规模规划,众翔航空已经与部分航空公司及相关单位达成合作意向,“飞行员培训利润率是100%,如果当时这一个项目做起来,教练有了,学员也有了,肯定是能赚钱的。”

  3000名学员,需要300架教练机,这也是众翔航空做轻型飞机制造的一个主要动机。由于教练机属于易耗品,一定周期后就要换掉,可以消化轻型飞机制造一部分产品,用杨庚寅的话来说,即便飞机没有市场,自己可完全消化。

  在杨庚寅的眼中,轻型飞机制造同样是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按照计划,全部投产后,能形成年产1万台发动机及600架飞机的产能,单发动机一项,进价是8万元,当时市场价达到30万元。

  杨庚寅说,即便是不制造飞机,只销售发动机也能够得到可观的商业利润。而且,当时杨庚寅已经获得一部分轻型飞机的意向订单。

  在办公室,杨庚寅拿出了与沙特阿拉伯王国吉达艾哈迈德舍尔尤菲商贸集团公司签订的轻型飞机供应备忘录,根据这份2010年4月签订的备忘录,对方计划向众翔航空采购200架轻型飞机,并希望首批订单能在2011年实现交付。

  按照杨庚寅的设想,以飞行员培训学校带动轻型飞机制造产业,等到中外双方商业合作稳固下来,再进一步设立轻型飞机研发中心,通过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来积累自己的通用航空技术,构建研发、生产和销售完整产业链。

  项目也受到各级政府的大力关注,先后迎来多部门实地调研,并给予项目肯定及厚望,同时也得到金融机构等全力支持。彼时的杨庚寅意气风发、踌躇满志,迎来他人生中最为高光的时刻。

  虽然项目遭遇停摆,但杨庚寅至今仍看好项目的前景,他也注意到,通用航空被列入“十四五”规划中,是有关部门重点支持的行业。对于众翔航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筹集足够的启动资金,后面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众翔通用航空产业园项目开工,当杨庚寅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意外出现了。2008年“四万亿救市”实施后,全国各地兴起房地产建设热潮,用地指标成为各个城市最为紧缺的资源,包头市也不例外。

  由于用地指标紧张,众翔航空的用地迟迟未能解决,导致项目出现一系列连锁反应。

  据杨庚寅介绍,项目筹备时,已经与国开行谈妥25亿元的贷款,同时也和相关商业银行达成融资协议。但由于土地证办不下来,无法通过银行风控,包括国开行在内的融资也一直无法落实。

  项目建设每天都需要大量资产金额的投入,眼看着手中的资金一天比一天少,杨庚寅开始着急起来,但土地指标依然没有办法解决。不得已,他转向最不愿意触碰的民间借贷,试图以此维系项目运转,以期等到土地指标到位。

  最终杨庚寅还是没有撑过去,土地指标还没下来,民间借贷已经率先爆雷。据杨庚寅介绍,目前还欠着2亿元左右的民间借贷。2012年,土地指标终于到位了,但他已经没有缴纳土地出让金的能力。

  那是杨庚寅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一部分偏激的民间债权人限制了他的自由,“走到哪里跟到哪里”,杨庚寅说:“本来一些投资人看好项目,但一看身边跟着这些要账的,就不敢合作了”。

  眼看着项目已经无力回天,美籍华人年纪大等不起了,最终回到美国,留给杨庚寅一句话,何时航空学校办起来了,他何时回来,如果自己回不来,也会让自己的学生回来完成未竟愿望。

  虽然项目停摆了,但杨庚寅没有闲着,一直通过种种渠道寻找新的投资人,有几次差一点就成功了。

  2016年3月,一家央企与众翔航空签署了《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书》,计划投资80亿元,一次性盘活项目。但是,最终因为该央企相关负责人落马,继任者不愿意再推动该笔投资而不了了之。

  还有一次是和一家香港的家族企业,已经和对方谈妥了前期所有细节,“春节前谈好的,准备节后就打款过来”,杨庚寅回忆,相关的合作协议都已经签署了。

  但是节前家族企业负责人病危,杨庚寅跑上跑下帮忙联系北京医院,陪着看病住院。最后,还是没有挽回老人的生命。老人去世后,家族成员为遗产分配内斗,投资的事情也就没有了下文。

  还有一次是在疫情期间,一位投资人对通用航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双方谈得也差不多了,对方还亲自到包头当地考验查证,但是由于有出入境记录,先后被隔离了一个多月。隔离期结束后,投资人没有再看项目,直接返回了。

  据杨庚寅介绍,目前已经谈了七八家投资人,部分投资人已经签署了相关合作协议,他希望项目能尽快盘活,“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最后的愿望就是把航空做起来,做起来后,我也不给儿子,会交给国家”,杨庚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