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亿百体育平台官网 行业资讯 蔬菜配送

绝对真实!八卦我周围神秘的人

发布时间:2024-03-06 来源:新闻资讯

  两人一起最癫狂的事,下午五点开始操场绕圈跑。跑到晚上十点半,400米标准跑道,106圈,完了回去一人一箱雪花排酸... ....

  我不是有个小破公司嘛,前几年想招个司机。其中有位来应聘的我一看就很眼熟,很像某个w姓明星。

  他做司机的资历一般,经验一般,薪酬要求还不低,我寻思了一下,还是招进来了。招进来到我办公室的第一天,员工都有些惊讶,晃眼一看以为w姓明星来找我,顿时兴奋起来,觉得我这个老板很牛!以后跟着我有盼头了!

  出入各种场合,他都接送我。后来民间就有了关于我的传闻——w明星给我开车!那阵子仗着他很是狐假虎威了一会,摇身一变成了“资本大佬”。虽然大家后来都知道真相了,还是很热情,拉着他合影,发PYQ,假装跟明星谈笑风生。后来他辞职了。因为他——真的去给那个明星做替身了!!!!

  他走后我又招了个司机。这个司机是周边某农村的,很年轻,瘦瘦的。本来我想找个老司机,但HR说他便宜,给他报了个最低薪酬他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抠门的我决定试一试,不好用再辞。没想到这小子的技术真的可以,车开得又快又稳。

  唯一一个缺点就是,开太快了。而且,我特别看不惯别人超车。一超他就抢道,很危险。我说了几次,他都记不住,一不留神就风驰电掣。于是我狠狠的批评了他一次,毕竟我的命还是很金贵的,公司上下几十号人等着我吃饭呢。

  他不好意思的说,开赛车开惯了。当时我的表情——然后我继续听他吹。他说小时候家里就拆迁了,换了地方又被拆了。他不想读书,家里又没做什么大生意,他想去做赛车手。

  练了几年,家里人觉得太危险,不让他练了。他不肯,跟家里闹得天翻地覆,没谈拢,就跑出来了。我问拆迁赔了多少,他说不清楚,至少几个亿是有的…

  我马上给他单独安排了一个办公室。这能是我的司机吗?这是我未来的天使投资人啊!!!!

  但我的愿望落空了。没多久他被家里人抓回去了。折中了一下,同意他开卡丁车,还给他介绍了个同为拆迁户的千金大小姐,总算是把他的心拴住了。

  我常在家附近一个小卖部东西,那店主是个沉迷游戏的年轻小伙,又黑又瘦,土了吧唧,每次进去他都目不斜视,让我自己去货柜拿东西。

  熟了后他甚至让我帮他盯着游戏,他去上厕所。我认为这个游戏是不是有一种魔力,因为我对这样的游戏一点都不认识,每次帮老板盯着游戏,他都是按了自动挂机模式。但是我一看就入了迷,每个人物施法的声音还不一样,感觉奇奇怪怪的。

  老板回来之后,看到我好像对这样的游戏很有兴趣,就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玩,他还有一个女号,是个地府,如果想玩,可以给我玩,奖励都归我的,他只想要经验。

  我问老板,这样的游戏叫什么名字,要回去搜搜玩法,能不能hold得住。老板跟我说,叫梦幻西游。后来我回家搜了一下,是个回合制的游戏,一共有18门派,看了地府的女号还是挺可爱的。

  但是,正在我研究得差不多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这样的游戏需要点卡?那这电话是老板出呢还是我出呢?心里想来想去,怀着疑惑的心情跟老板说,“老板,这样的游戏我上次回去看过了,是挺好玩的,人物玩法都是我喜欢的,但有时候工作忙,我怕我没时间玩”。

  老板一下子就识破了我的忧虑,直接跟我说,你想玩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负责,反正奖励你自己拿就好了。居然被我遇到这等好事?后来我拿着老板的地府号,有空的时间就跟老板刷副本,副本还刷得挺快,感觉比我自己组的野队要好多了。

  我觉得,我啥钱也不出,一直玩老板的号,老板还把奖励给我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直到有次我去机场,才发现电脑落在他那了。我给他打电话说叫个跑腿麻烦帮我送一下。

  他说贵重物品怕遗失,让保姆开车给我送过来。我心想啥玩意儿,你tm还有保姆?一会保姆来了,开的玛莎拉蒂。

  我对我们公司的清洁阿姨、司机小哥以及每位员工都特别客气。毕竟你真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来头。总觉得他们中间卧虎藏龙。指不定哪天谁就是我的贵人。

  后来我的小破公司倒闭了,我只能关门大吉找工作。遣散的时候,保洁阿姨依依不舍的看着我,说,老板,真的不干了吗?我说嗯。

  她说你真的要走吗?我说是啊。她欲言又止,三缄其口。难道……不会奇迹要发生了吗?神话终于要轮到我头上了吗?我激动得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我稳定住情绪对她说,阿姨您有什么想说的吗?她说,你走了,这些桌子板凳还要吗?不要的话,送给我吧。……我的生活里,从来就没童线

  当时我去人力市场,按夫人的要求找个年龄大的(我夫人的小心思狡猾狡的)会烧菜的保姆,人力市场那边拿简历出来,我一眼就相中了她,50多岁农村妇女,目测180斤,膀大腰圆,看起很健康的样子,当即拍扳,当天下午就入住我家。后来得知,她头天才递的简历,第二天就找到了工作,这就是缘份。

  我就问她为什么出来做保姆,她说她和老公在当地承包了几百亩荒山种梨,几年打拼下来颇具规模,缺人手,请了几个农村小姑娘做帮工,然后她六十多岁的老公帮帮,把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帮上床了。

  她自觉太丢脸,愤而离家出走,一辈子不想回去,这梦幻的原因无懈可击,她对我给的待遇十分满意。就提出一条,不给我夫人洗内衣裤,我姑且理解为女人对女人最后的倔犟。

  她很快融入了环境,本来我家事就不多,她除了烧饭做家务外,就是接送我儿子,然后她跟小区一伙老头老太熟悉了起来,学会了打麻将跳广场舞,而且打麻将经常赢钱,时不时拎着一只烤鸭两斤卤肉回来这种,有一次我几个朋友到我家打斗地主,她居然在我身后指导我,我可能请到了一个赌神。

  发生了一件事,有天我们从公园回家,在一个十字路口红绿灯那里看到一起车祸,一辆轿车把一辆闯红灯的送水工摩托车撞了,送水工被撞到空中翻几个跟头砸在地下,我夫人我儿子和她就看热闹去了,我不喜欢看这种血赤赤的场景,加上又讨厌闯红灯的人,我就先回家。

  然后过了几天,她气急败坏地跟我说,那个送水工是她一老乡的儿子,交警判定轿车负次要责任,只需要赔偿一万多。她觉得不公平,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我就教她,当时那路口限速40码,轿车时速应该不低于60码,超速百分之伍十。

  你就拿这个跟交警讲,需要作证我亲自去,她兴冲冲地去了,回来眉飞凤舞的告诉我,交警改判轿车赔偿了二十多万,她在老乡面前挣了面子,我是好人,她跟定我了,说要在我家干到死。

  有次我去收了应收款,二百八十万现金。因为是晚上,我就放家里。第二天她就吵着要帮我去存钱,我不想扫她的兴,就让她独自去存。后面我就好奇你一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怎么会有这兴趣?

  她就告诉我,她曾经在广州打工,在一个厂里承包了厂里的食堂,厂里有1000多个人,她手底下有7.8个员工,所以算见过世面那种,我去,竟然还干过管理工作,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我不是在城市边缘森林里有一幢小木屋嘛!有空带家人小住洗肺,由于离城市比较远,我担心安全搞了一个预案,就是若遇到歹徒,我就跟保姆先占领楼梯,夫人带儿子藏进卧室里,我俩个持剑跟歹徒搏斗 ,等警察赶来。

  演练过程她比我还兴奋,还随手舞了几个剑花。我就联想到有次我们去漂流,我和夫人儿子一条船,她一个人一条船。那天因为下过雨水流比较急,我们这条船翻得人仰马翻,她屁事没有,三个小时不翻一次。

  我又联想到有次带儿子去骑马,我带儿子骑一匹,夫人骑一匹,她骑一匹,夫人那匹有人牵,我还担心她要不要牵,谁知她跳上去自顾自溜得飞快,比我还快。

  完了居然告诉我是第一次骑马,几个事情综合起来,我就很严肃地问她,打枪你会不会?还有你不会的事吗?你该不会是美帝国主义潜伏在中国的女特务?或者是海那边的?如果是,请告诉我,我加入你们的组织。

  因为我已经有过一次教训,有天我回家,竟然发现有两个陌生女人在家里打扫卫生,把我快气疯了,一问才知道,居然是保姆请的小时工。而她却在小区活动室打麻将,搞笑的是,当俩个小时工得知她身份后,勃然大怒骂她。

  看来行业歧视无处不在,那次我严厉地斥责她,并且做出处罚,对一个农村妇女来说,没有比扣钱更直接有效的了,我扣了她当月工资的一千元。果然,从那以后,她消停了。

  保姆只有一个女儿,这在中国的农村很罕见,简直是不可想象,女儿远嫁到海南琼海,我们去三亚度假的时候,她叫女儿来见我,五官倒也端正,黑瘦黑瘦的,一看就知道常年户外劳作,她女儿给她生了两个孙女,所以在男方家很不受待见,经常被锤那种。保姆居然劝女儿离婚。

  保姆所在的城中村有块宅基地,得了赔偿款后,起了一幢楼。保姆呢就用在我家的六年工资收入,买了一层,虽没房产证,但好歹也是三室一厅一厨一卫。

  然后,保姆就把女儿从海南叫回来了,她女儿离婚,两个孩子大的判给男方,小的判给女方。她女儿过来后,我神通广大地亲姐姐把她小孙女安排进了一所公立小学,保姆的女儿在一家餐馆当服务员,两个苦命的女人终于团聚在一起。

  前面说保姆曾经广东打工,在一家制衣厂,实际上的意思就是代工厂。代工一些运动品牌,她先是在车间打工,后来承包食堂,挣了些钱。她竟然跟老板提出承包一条生产线,后来金融危机,赔了个底朝天。

  带起卖不掉的衣服灰溜溜回老家,然后赶乡场卖衣服,她说每个乡场她两只手各拎近百斤的衣服挤班车,摆地摊卖衣服,好不容易回点本。她又想到搞种植,没错,她家的种植园是她开头的,而且作为妇女创业的标杆(当地),还得到妇联的伍万元扶持款,受到过领导接见,当然后来她老公剥夺她的胜利果实,还用出轨的方式狠狠戳了她一刀。

  这个女人简直了,不屈不饶,屡战屡败,就是打不死。现在我们来说重点,她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但从来没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现在也算是在城里安家了,也是她洋洋得意的地方,现在开口闭口我们××市人,我不禁觉得好笑。

  当然,她缺点也有很多,比如男尊女卑的思想深深刻在她脑子里,有时我夫人安排她做点事,她会疑惑,会先来征求我意见。我后来告诉她,女主人的话就当是我说的话,不分彼此。

  还有她那口乡村普通话,我简直怕她带偏我儿子,再有就是认老乡,不知她为什么那么执着的认老乡,这条街有个米粉店老乡,那条街有个小卖店老乡……,无语。

  我有次开玩笑问她,你也算是混出头了,现在圆满了,没什么缺憾了吧?她回答我:小X(我夫人)穿高跟鞋一扭一扭地很好看,不知道穿高跟鞋是什么滋味?这辈子怕是体验不到了。

  2015年才买了人生第一套房子,在当时当地还算得上是比较好的小区。因为房东急用钱,加上当时流传房价要崩,他便宜出手,我们捡了个便宜。

  这是个一楼三居室,还有个六七十平的小院子可以种菜,人生第一套房子让我有了村里人终于在县城扎根的感觉,入住前还带了点伴手礼送邻居,毕竟远亲不如近邻嘛!

  邻居们大都条件不错,也挺热情的,有主动欢迎参观(炫耀装修)的,也有直言“别跟我家整一样的哈”,也有娃娃年龄相仿相约以后一起玩的……

  敲开门的时候,他非常平静,拿着本书,四十多岁,平和淡然,显然我们的到来打扰了他的阅读,表达歉意后我们表明来意,他说好呀,欢迎参观!然后就什么都不说了。

  我们一进屋就彻底懵逼,相对无言了,因为他家里,除了邻窗一个茶几一把椅子,空无一物。真的空无一物!几十平的客厅,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视,没有沙发,没有绿植,桌子上连个水杯都没有。

  我们无法掩饰吃惊,他一直微笑,不像别的邻居一样热情,什么也不说,我们赶紧告辞出来了。然后我们夫妻陷入了迷茫,为什么空无一物?这个人太神秘了!我猜测他是个世外高人,不食人间烟火,像丁元英一样,因为某些原因暂时蜗居县城,看透了人间,不需要太多物质享受。

  后来,我又猜测他是否断舍离的践行者。因为住一楼,经常见一个开奥迪A6的司机来接他,觉得他可能是当地某领导。还偶尔见他一身运动装,健身。有次还看见他头上缠了纱布,明显是受伤了,越发神秘。